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坐拥无敌坑系统 > 章节目录 第457章 一言难尽

第457章 一言难尽

[wap站:m.186xs.com]快手极速版邀请码【915072445】抖音极速版邀请码【890832239】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【1439505938】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【278356902】趣头条邀请码【A1115076095】番茄小说邀请码【7500487581】刷宝邀请码【RT3UK6】微鲤看看邀请码【76116558】快看点邀请码【B4Ck7S】中青看点邀请码【49024486】    “第四组上场。”

    施浅秋的声音中,也不免多出一些黯然。

    朝擂台边缘望去,只看到一个飞扬跋扈的身影,双手插进兜里,吊儿郎当地走到台上。

    看上去骄纵之气十足,他脸上毫无惧色,就像自己必然会赢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擂台的比赛弟子也逐渐到齐,只剩下这一个擂台上只有荆鹄之一个人呆着。

    “嗯?离不弃呢?那个废物吗?”

    他侧头朝着施浅秋望着,声音分外刺耳。

    防护罩还没有升起,战斗还没有开始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等候着施浅秋的宣布,听见了“离不弃”三个字,神色顿时变得耐人寻味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哦,离不弃没来啊,开始之后,十五分钟才会算他轮空,取消资格,现在,他还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粗略回头望去,施浅秋的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“哦?十五分钟?他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回来呢?我看,他已经走了吧!”

    荆鹄之是一个之前和武天乾可以一决高下的人物,据说他之前和武天乾打了一架,输了,他才会没什么小弟。

    至于邢茗,也是他曾经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施浅秋蹙眉。

    “荆鹄之,我告诉你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荆鹄之撑着腰,头前倾,冲着施浅秋,投过疑惑的一瞥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前一个月的猎兽,还有武天乾死……离不弃不该是去养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施浅秋不卑不亢地解释道,“荆鹄之,你给我好好等着,十五分钟中,若是离不弃来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来了?好,我倒是要看……看离不弃究竟是什么样的,是不是一只妖怪。”

    荆鹄之抱臂站在擂台的左侧,朝着施浅秋投去一个不屑一顾的目光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神情已经失去刚才的戾气,语气莫名让人觉得难受,但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施浅秋不顾荆鹄之,自己宣布开始之后,就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荆鹄之慢悠悠地从袖子里抖出一块表,上面的指针挪动,很快又过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心脏隐隐觉得这不对啊……

    台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楼昱被分配在下午,如今的他,见离不弃的对手荆鹄之已经上了台,他还是没有出现,已经急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,离不弃可能会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啊!”嘈杂的声音,浑浊的空气,让楼昱也想怒吼,“我说,离不弃已经有这么多人议论了,他是不可能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史石穿也无法估计离不弃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奈何他性子不愠不火,只是拍着楼昱的后背,默契地和他保持缄默不言的状态,表情也凝重下去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在自己熟悉的小屋中醒来,还在榻上,身上裹着的被子,已经被拉开了叠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嗯?门开了?”

    离不弃急忙下了床,趿拉鞋子跑出去,感觉到一股微凉。

    是的,差不多,子春到了。

    “比赛啊!”

    他急忙不顾形象地跑出去,拿着剑。

    一种名叫焦急的第六感刺激着离不弃的心,他隐隐觉得这不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都没人?”

    楼昱的门关着,上面有一张纸。

    “离不弃,你快出来,去参加比赛,就是今天,你是第四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。”

    殊不知楼昱是不是为自己做了很多事,离不弃脚下生风,狂跑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还有指示的标识,他一路连滚带爬地到达桥头。

    “走起--”

    一个轻快的声音,让离不弃的内心,突地产生了一抹怀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比起那个统治者,你真好--”

    这也是一次传送。

    离不弃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怎么?十分钟了,我看离不弃是真的死了,不死也怕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台下哄笑声愈演愈烈,几乎无人为离不弃辩护,楼昱一颗悬吊的心,也就更为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楼昱的心中,已经不抱太多奢望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,黯淡的迹象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觉得离不弃也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和荆鹄之的光环相比,这真的很不对啊。

    “你看--”

    猛然,史石穿抓起楼昱冰冰凉凉的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楼昱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不弃--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从山谷旁边现身,离不弃的身体一颤,紧接着,他拿起自己的剑,仓促地朝着施浅秋那里跑着。

    内心的想法告诉他,这次,他不会再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,离不弃,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努力跑着,一边祈祷自己的运气。

    或许,他真的会阴差阳错地和对手碰面?

    “荆鹄之,你看一下,离不弃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施浅秋认真地瞧着眼前的荆鹄之,而现在,明白她意思后,他的面部表情,发生了天差地别的改变--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从荆鹄之的嗓子里,也多出了这样的声音,是怒吼,也是不安的嘶鸣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我。”

    离不弃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,一切都变得如掀起的狂浪,离不弃的心在其中被恶狠狠地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疑惑不解地对准眼前的观众,他们的脸上,产生了比荆鹄之更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己如洪水猛兽,当离不弃想挤入人群的时刻,窃窃私语声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--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真的是消失了一个月的离不弃?”

    “不,他就是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突然出现?我想,这是不是一个阴谋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,一束束目光早已扑面而来,将他毫不留情地淹没。

    像是受到了一阵曝光,他的眼前,视线太多,充斥了各种各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有嫉妒,有愤恨,有惊讶,还有释然。

    造成巨大的反响,强烈的声音在此时跌宕起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他终有一天,会站在眼前,这样的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当天的小型切磋,这是一次牵涉到这里所有人的演绎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的影子被放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阳光缓缓投下,照在每个人的心上,轻捷流淌。

    他的回眸一笑,更显自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离不弃没说什么,因为他的实力,可以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他走过格外宽敞的大道,头一次感觉到心中勃发的豪情。

    眼前一条路直指擂台,离不弃果断走过,踏上坚实的地面,白色的石板。

    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少年,赫然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离不弃顿住脚步,走到左端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清楚楚地发现,台下人的神色,还有楼昱的目光,炽热,绝对是佩服他了。

    “哦?就是你啊,我的对手。是不是,久等了呢?”

    防护罩缓缓地升起,离不弃瞥了眼眼前的对手,神色变得自然而“不屑”。

    “呵?”

    防护罩还没有完全关闭,但是荆鹄之的心中,已经是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--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忍不住伸出来,指着离不弃的鼻尖,声音冷漠,但也好似是被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在这里,离不弃的声音也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他的话语伴随风声,直接进入荆鹄之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顿时,荆鹄之已经鼓起眼,朝着离不弃,像是被大打击了一样,扯出了一个勉勉强强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真是太好了,你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但是,他的面部表情丝毫没有由衷的赞赏,却只剩下心中的嫉妒之火外露,且愈演愈烈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?”

    离不弃毫不示弱地对准荆鹄之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看你能不能打败我。”

    见离不弃如此嚣张猖狂,荆鹄之也不是一个善茬。

    他当机立断,想将离不弃直接挫骨扬灰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“太可恨了!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心中恶气无法吞噬,他带着自己的法器,离不弃带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剑,让荆鹄之再度滋生了勇气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打,我把你打死,这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不弃!你果然喜欢邪门歪道,去死吧你--”

    下一刻,荆鹄之的怒斥传出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考虑,直接怒气冲冲地朝着离不弃,单手握拳,拳风虎虎生威。

    “嗯--”

    既然这样,攻击在即,离不弃就无法推辞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一闪,身体径直朝前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离不弃……是他。”

    楼昱想挤到前面去,好好看看离不弃的容颜,但最后,他还是缩回手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离不弃吓一跳,至少他的状态不知道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楼昱,有了离不弃,你高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高兴。”

    楼昱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眼神全部黏在台上离不弃的身上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哦,我也算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史石穿见楼昱如此模样,顿时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--”楼昱转头对准史石穿,“你没发现,他已经变强了很多?”

    观众席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洛霓凰垫着头,神情专注地朝着眼前。

    她的旁边,两个侍卫忠心耿耿地跟随她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可是第一次露出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能是……是大快人心之感?

    她一眨不眨地瞅着眼前的离不弃,他白衣的身影,看似随性,心中却隐藏了非比寻常的特质。

    “他变得连我也不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目光,如箭矢戳心。

    但是,洛霓凰的热血已经被离不弃天差地别的变化激起。

    她按住前面的椅背,无法保持沉着地瞧着离不弃,恨不得将眼神也钉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放下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宁静的后山,开遍秋菊之后,就变得一片荒芜。

    眼前草色青青,还可以看到一些菊花的残蕊。

    “嗯--马上就撤,我想,这里装着的,必然是永夜……”

    传送阵的光芒产生,一个东西落在地上,发出轻微的响声,埋入草中。

    声音激起轻微,这儿再无人烟。

    “滋滋”的声音,已经从那个东西的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没想到,离不弃,你居然可以和我打。”

    荆鹄之的脸上,傲气十足。

    离不弃则是瞅着他的额头红痣,心中想着这是不是朱砂痣。

    他的特点就是和武天乾差不多的壮硕,五大三粗中包含了强硬的力量,不知道力量如何,但还是颇为有威慑力的。

    额头上,点了一点轻微红点,这是他的标志,虽然远处看得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荆鹄之手腕一甩,一把剑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离不弃反手扔剑,它带着凛然剑光朝着荆鹄之的佩剑飞去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身体忽地凭空消失,脚步诡异,不知道朝着哪里。

    荆鹄之提拳不语,但上下左右都没有离不弃的影子,让他一阵恼火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你就出来给我看一下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神色突变,身体下意识地挪移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偷袭?你不是很喜欢嘛。”

    离不弃满不在乎地从荆鹄之眼前落下,他和对手仅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离不弃--”

    荆鹄之没有喊来剑,早已握拳,朝离不弃轰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离不弃的拳风凛然,将荆鹄之对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不弃的佩剑很轻地刺了荆鹄之的剑一下。

    隐隐有冰霜的洪流,在其中散发不一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盘旋的冰霜,一下子从离不弃佩剑中冲出,冰气呈现白色透明的光泽,跌宕起伏,镀在荆鹄之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层冰气,已经足以让荆鹄之落败。

    一息之间的转机,也可以让离不弃逆袭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剑已经冲到离不弃眼前,荆鹄之的剑已经僵硬,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,银色的线条缓缓冒出。

    这是冰霜的作用,也是离不弃的冰霜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“打啊!荆鹄之,你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此起彼伏,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,一脸惊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忽然发觉,离不弃的手上,似乎产生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荆鹄之的脸色,“唰”地一声变得雪白。

    而离不弃则神色如常,他的样子云淡风轻,真的没什么别致之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逐渐,发现荆鹄之面部表情越发奇怪的人们,又瞥了眼离不弃挺直的脊梁。

    交换目光的时刻,他们的面部表情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有郁闷,有担忧,有期待,还有祈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荆鹄之的异常,就是离不弃所致?

    顿时一切都变得暧昧不清,而离不弃则神色如常,并未有半分慌乱。阿甘小说网m.agxs.org,130txt小说网www.130txt.com 132文学www.132wx.com 136文学www.136wx.com 150中文www.150zw.com 186小说www.186xs.com[记住我们:www.58ie.com  58小说网  手机版 m.136wx.com]